优化公司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优化公司 >
芈月传作者:网络作品侵权代价菲薄 维权代价大 芈月传
发布日期:2021-05-19 19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题目: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芈月传》作者蒋胜男接收新京报专访

  网络作品侵权代价微薄维权代价很大

  3月1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浙江省代表团,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接受媒体采访。新京报记者 薛? 摄

  近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芈月传》作者蒋胜男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,网络作者保护版权的窘境在于侵权代价菲薄而维权代价很大。我国网络小说的创作,以及版权维护、IP开发等方面,都处在起步阶段,信任未来必定会有更多优良的作家和优质的作品涌现。

  谈代表倡议

  著述权应用期限不应超过10年

  新京报:今年加入两会,你带来什么样的提议?

  蒋胜男:我带来的建议是《保护原创,增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》。因为网络文学发展到现在,市场反应很好,也占有很多读者。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问题,尤其是这三点问题特别严峻。

  首先是盗版的问题,固然经由这两年的管理已经大为好转,然而情形依然重大,甚至许多作品存在着被“秒盗”的情况,你把作品贴出来,不到一分钟就被盗版网站拿去,这个时光是以秒盘算的。再一个是抄袭景象,现在对剽窃行为的认定是反复率到达20%,但是假如一个抄袭者把每一个作家都抄了10%,以这样的方法把作品拼凑出来,那该如何认定?现在抄袭行动越来越猖狂,甚至把良多作家的重要故事揉成在一起,就是“你的故事、我的人物、他的桥段”的组合,这样对全部认定工作是十分艰苦的。还有一特殊严峻的问题是侵权,网站与作者本来的合约比拟宽松,当初各个平台方都有法务团队,也越来越强势,我始终呐喊有关部分可以出台一些劳务制式合同,就像买房到房管局签订的制式合统一样,盼望可能签署一个双方认可的处于公正公道范畴内的跟约。

  新京报:现在作者的哪些权益常常受到损害?

  蒋胜男:一个是作品本身的所有权,打个比喻,J?K罗琳在创作了《哈利波特》第1部之后,还能够创作第2部到第7部的续集,而中国作者很可能在创作了《哈利波特》第1部后,发现《哈利波特》整个作品的命名创作权已经不属于本人。还有作品的延长权利,以及作品的受权期限等。很多合约签的是20年甚至更长,相称分歧理。

  新京报:对作品著作权使用期限的问题你有详细的建议吗?

  蒋胜男:我觉得最长不能超过10年。个别情况三到五年是比较合理的。

  比方说版权开发,其实三到五年基础上都能实现,如果一个作品因为授权不慎,导致授予一个不能开发的版权方,那可能要搁置三到五年。作品著作权使用期限在三到五年的话,至少这个期限当前,作者还可以从新进行授权。现在呈现一些情况,当有动向开发的版权方找到作者的时候,作者发现自己的著作权是被无穷期授权出让,得不到开发的。

  谈版权保护

  版权纠纷多 解释人们法律意识强

  新京报:现在网络作者在维护版权方面的困境在哪里?

  蒋胜男:困境在于侵权代价微薄,而维权代价很大。一个作者可能对感情或是文字方面有所长,但在维护自身权益尤其是在法律方面须要得到辅助。

  目前咱们有出版部门,有作协,但是没有一个专门为作者保驾护航的法治机构。作者要和某个平台签约的时候,该先找哪个部门下载制式合同?如果对方不乐意用这个制式合同的时候,作者该怎么去求助?

  新京报:你碰到过被侵权的事情吗?

  蒋胜男:遇到过,《芈月传》的名字曾经被抢注,然后被50万元卖掉了。《芈月传》出来以后,市道上出现了七八个版本的《芈月传》,而且都在宣扬同名电视剧。我很赌气,在网上发了一篇微博,成果盗版方跟我说:“我就是冲着你这个名气,我也知道得不到你授权,你多骂我多少声。”

  新京报:和传统小说比拟,网络小说在维权等方面有什么不同?

  蒋胜男:我觉得跟传统小说相比,网络小说作者的维权意识更强,虽然对网络小说的侵权行为很猖獗,但事实上网络作者的版权认定是更清楚的,因为你在什么网站什么时候发表的文章,都是清明白楚的。

  所以我认为网络时期版权纠纷多了,偏偏阐明人们的法律意识加强了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现在是网络小说创作的黄金时代吗?

  蒋胜男:对于网络小说的整个创作来说,包含版权掩护和IP开发等,应该都还处于刚起步阶段。但是中国领有这么大的市场,不论是创作人群还是浏览人群,相信应该是全世界最多的,我觉得将来一定会有更多优秀的作家和优质的作品出现,发展只会越来越好。

  谈历史题材

  历史的“钉子”虽小 但不能丢开

  新京报:你的作品主要是历史题材,在写作的时候,怎么掌握情节创作和历史事实之间的关联?

  蒋胜男:有人说历史只是挂我作品的一个钉子,以此以为历史的考据不主要。但我要说如果钉子不牢,作品会整个塌下来。历史作家其实有点像法医,在现场找到一些碎骨头、头发或是一些其余的货色,但对整个人体控制了充足的常识,就能依据一点点的DNA推断出整个人的情况。我们在史料上找到的东西是很少的,这些东西都不是无故生就的,历史的钉子虽小,但是一定要坚固,不可以把它丢开。

  通过阅读史料,会得到古人的精力共振,当我全身心投入,在那个时代面临着大冲击、大残害的时候,心坎会产生很大的转变,所以我有足够的精神力气去抗衡世界很多无名的损害。对我而言,历史创作是一种修炼,也是一种晋升。

  新京报:在写《芈月传》的时候,有想过可能会改编成电视剧吗?

  蒋胜男:没有,对我来说,写作是要让人们晓得从前的人是怎么想的。实在,一个人心有鸿鹄的时候,想的是把它创作出来,在射箭的时候想的应当是把大雁射下来,而不是想这个大雁射下来该清蒸仍是红烧。当你想这个的时候,大雁已经跑了。

  新京报:现在一些影视剧在改编历史作品时出现了曲解历史的现象,对这种情况你怎么看?

  蒋胜男:一个是由于贸易好处,可能急功近利,感到这个题材一两年内会很好,然后就赶着上。创作者对历史不足够的意识,只是想敏捷把人物拿过来,变成一个故事。此外,可能有一些划定,在小说改成影视作品的时候,必需有一个朝代,所以他不得已把一个完整架空的传奇故事,硬塞到一个朝代里头,而后人们会发明所有故事件节跟历史是对不上号的。

  我觉得没有朝代的故事如果硬找一个朝代落地,反而会让宽大观众对历史发生混杂,倒不如像以前的港剧一样,写明“本剧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相同完全偶合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 贾世煜

  点击进入专题

义务编纂:桂强



沈阳网站建设制作优化公司,微信179900,专业沈阳SEO公司,客户遍及哈尔滨,长春,沈阳,大连,北京,上海,天津,重庆,杭州,福州,济南,广州,武汉,成都,昆明,兰州,南宁,银川,太原,南京,合肥,南昌,郑州,长沙,海口,贵阳,西安,西宁,拉萨,深圳,苏州,石家庄,呼和浩特,乌鲁木齐等主要城市